用户登錄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蜜漫方斗山

來源:文藝報 | 秦拓夫(土家族)  2020年03月11日10:32

早春二月,春寒料峭。我駕着車在嗖嗖的冷風中行駛在盤山公路上,行至石柱縣境內的方斗山半山腰轉彎處時,看到路邊一排嶄新的磚混結構樓房,在飄遊的山霧裏若隱若現。放眼看去,雲遮霧繞的方斗山,千峯百嶂,巍峨壯觀。

這排磚混結構樓房就是張仁華家。他所在的沿溪鎮清明村,是重慶市石柱縣最偏僻、邊遠、貧困的一個行政村,幅員面積29平方公里,海拔1300米,山高坡陡路難行,土地貧瘠。居住在山上的村民以前幾乎都是貧困户,張仁華家也不例外。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居住在山上的村民每年春節一過,便家家户户下山借糧,常常只借卻無法還,山下人不敢再借。每當看到渾身油黑、衣衫破爛的山上人揹着背篼下來,家家户户便關緊門窗。貧窮,曾經像磐石一樣沉重,壓得山上人喘不過氣來。

我是從重慶主城前來採訪張仁華的。這個曾經窮得連飯都吃不飽、衣也穿不暖的山裏漢子,如今在扶貧隊的幫助下,發展中蜂養殖業發家致富,成了村裏的脱貧致富帶頭人,被選為重慶市人大代表。

一下車,抬頭便看到,張仁華屋後樹林裏,到處都是等距離整齊排放的蜂箱,十分醒目。陪同我採訪的縣檢察院的同志把我介紹給張仁華。這個看上去40來歲、身高約1米8的漢子一臉憨笑,伸出雙手熱情地跟我握手,連聲説:“歡迎歡迎!”

隨後,張仁華帶我參觀他的新房。三大間房子,乳白色的牆磚和地板磚閃閃發亮,室內嶄新的冰箱、空調、彩電、電腦、熱水器、現代化組合廚具樣樣齊全。樓上樓下窗明几淨,一塵不染。房門前的壩子裏停着一輛麪包車和一輛小轎車。這樣的生活居家條件完全可以與都市人媲美。

我為張仁華一家美好的生活由衷地高興,感慨不已。這時,張仁華嘆了口氣,説道:“要不是黨和政府對我們這些住在偏遠大山的貧困户的關懷,要不是扶貧隊的羅隊長巴心巴腸地幫助,我們一家哪能住上這麼好的房子,哪能有這麼好的生活條件呀?”

接着,他飽含深情地向我講起了他與駐村扶貧隊隊長羅湧的故事。

50歲出頭的羅湧是石柱縣檢察院的紀檢組長,2015年初被組織派到沿溪鎮清明村擔任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、第一書記。一天,張仁華到村委會辦事,正在值班的羅湧熱情接待了他。兩天後,羅湧到張仁華家去走訪,看到他家裏養有中蜂,但規模很小,只有30羣。在與張仁華交談中,羅湧發現他對中蜂養殖情有獨鍾,又有發展中蜂養殖業的強烈願望。羅湧決定幫助他,並打算通過他帶動全村貧困户養蜂,讓方斗山上漫山遍野的五倍子花成為村民們養蜂脱貧致富之源。

於是,羅湧四處奔走,詢問政策。當他了解到市級現代特色效益農業切塊資金項目可解燃眉之急時,便積極幫助張仁華申辦家庭農場,親手做資料、跑手續。經過3個月奔波,終於把農場項目批下來了,使張仁華得到了22萬元的項目補貼資金。

七月驕陽,酷暑難當。張仁華這個樸實憨實的山裏漢子,在羅湧和扶貧工作隊的幫扶下,脱貧致富的希望之火被點燃。他以貧困户的名義向當地銀行貸款5萬元,再向三親四友借了6萬元,加上項目補助資金,一次購進種蜂168羣,帶着家人熱火朝天地幹了起來。

羅湧緊接着動員全村貧困户發展中蜂養殖,並以張仁華建起來的養蜂場作為樣板進行推廣,還專門總結編制了《張仁華中蜂養殖技術問答》一書,深入淺出,簡單易懂。村裏的貧困户看到張仁華規模化的中蜂養殖場,創業激情如山火燃燒,不到一年,全村形成了張仁華、光美、馨園等多個規模化中蜂養殖家庭農場,養殖大户10餘家。中蜂養殖產業很快成為清明村貧困户脱貧致富新路,使全村脱貧攻堅步入快車道。

張仁華雖然不失為一箇中蜂養殖能手,但他長期生活在封閉的大山上,對外面一無所知,沒有規模銷售經驗和渠道。他對羅湧説:“今年天氣好,肯定收成高,預計產蜜1200斤沒問題,但我不懂銷售,想請羅隊長幫忙。”

羅湧聽了,二話不説便答應下來。經過一番詳細調查瞭解,羅湧發現縣內不少企事業單位對優質生態蜂蜜需求旺盛,於是他拿着產品一個單位一個單位跑,吸引了不少購蜜者。他還在方斗山上獨創了“趕場扶貧銷售蜂蜜”活動,即通過趕集和扶貧相結合的方式,吸引客商前往購買。先後有20餘家企事業單位近300人次參與,不到一個月,張仁華第一批蜂蜜1100餘斤銷售一空,實現銷售收入11萬餘元。

寒來暑往,秋去冬來。轉眼到了2018年8月,一年一次的釆蜜時節很快到來。張仁華這一年發展中蜂規模達到500餘羣,產蜜3000餘斤,全村蜂蜜總量突破10000斤大關。產量大幅提升,銷售成了最大的難題。羅湧根據以前組織“趕場扶貧銷售蜂蜜”活動取得的經驗,決定舉辦“方斗山採蜜節”大型推介活動。經縣政府批准,採蜜節正式開幕。參展的除了張仁華外,還有山上10餘家中蜂養殖大户和眾多散户。僅採蜜節開幕第一天,來自四面八方的客人就採購蜂蜜達2000餘斤。在隨後持續半個月的釆蜜節活動中,張仁華的3000餘斤蜂蜜和全村養殖户的蜂蜜銷售一空,總收入超100萬元,張仁華當年的蜂蜜收入30餘萬元,加上出售蜂羣收入共40餘萬元。

經過幾次“趕場扶貧銷售蜂蜜”活動和“方斗山採蜜節”大型推介活動,方斗山生態蜂蜜聲名遠播,每年10月採蜜時節一到,各地客户潮水般湧來,十天半月,張仁華和養蜂户的蜂蜜便賣得所剩無幾。這徹底打破方斗山蜂蜜滯銷困局,並使之成為全縣康養生態食材品牌。

扶貧隊的幫扶加上自我奮鬥,張仁華這個生活在高山上的貧困户,不僅徹底擺脱了貧窮,還帶動了全村10多户貧困户共同脱貧致富。石柱縣委、縣政府因此給張仁華頒發了“脱貧致富奮進獎”。

採訪結束,離開張仁華家,山上下起了毛毛細雨,車輪碾着濕滑的路面,發出噝噝的響聲,一陣陣山風吹打着連綿起伏的山巒,嗖嗖撲進車內。我忽然聞到一股沁入心脾的甘冽香甜,溢漫在山野裏和車箱裏,我情不自禁朝窗外看去,公路兩側的山坡上、樹林裏、農舍旁處處都是木製方形的蜂箱,像傳説中的金閘子散落在漫山遍野之中。